蓝宇传奇一条龙技术论坛版本库基地吧-三下五除二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86|回复: 0

最后的号码是个“×”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3-20 11:40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故事的主题两个字:爱情。

  王果是一个漂亮的姑娘,也是一家网络公司的项目经理,每天只顾忙工作,钱挣了一大把,快三十岁了,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,父母、朋友都替她着急,她却毫不在乎:“不着急,还早着呢,我得把钱挣足了,再解决个人问题。”

  这一次,王果连续两周在忙一个网络项目,平均每天休息时间不过4小时,实在太累了,就在她快要忙完时突然出了事:因为疲劳过度,她的眼睛得了暂时性失明的病症。王果的同事们吓得够呛,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,医生给王果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,说至少要三天才能解开纱布。王果是个急性子,躺在床上,眼前又是漆黑一片,急得她要发疯。

  第一天,同事们陆续过来看望王果,陪她聊天,给她讲笑话,好歹算是过去了。转眼到了第二天,公司的人都忙着上班,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,王果急得胸中像有一团火在烧,甚至想把蒙着的纱布扯掉,可她毕竟不是小孩,知道这样做的后果,只好忍住了。

 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,王果正躺在床上休息,突然,她听到病房的门“吱呀”一声被人轻轻推开了,她警惕地问道:“谁?”进来的人没说话,但从轻轻的脚步声上可以判断:那人是在向床前走近,也就在这时,王果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百合花香,她心里在想:是谁看我来了?于是她又问了一遍:“谁啊?”进来的人还是没有回答她,王果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是百合吧?”这一次,那人回答了:“对,是百合。”王果说的“百合”是她的一个小姐妹,可现在答话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!王果不由得吓了一跳,紧接着,她听见那男人走到了自己床前,也不说话,听那声响,他是把手中的花插到床头柜上的花瓶里,随后,王果又听见那男人走到窗前,“刷”地一声,拉开了窗帘,然后,那男人再次走到床前,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  这是一家部队医院,在城市的西郊,地点原本就很偏僻,再加上王果的眼睛蒙着一层厚厚的纱布,什么也看不见,把她吓了个半死,慌张地坐了起来,哆哆嗦嗦地问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谁啊?”男人没接她的话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给你讲几个故事吧?”王果很疑惑,心想:平白无故的,怎么跑来这么个奇怪的男人呢?王果还没说让他讲,那个人却已经开始讲了起来—

  陌生男人说的话没头没脑的,他说:“1号呢,是个杀猪的,每天早晨五点起床杀猪,妻子、孩子都起来帮忙,捆猪,杀猪,脱毛,忙到六点半……上午他去卖肉,儿子去上学,妻子在家做家务。他生活得很快乐,每天下午要炒些猪下水,喝几杯白酒。”

  王果听了这番莫名其妙的话顿时稀里糊涂的,心想,杀猪的?怕是他来医院探望病人、走错房间了吧?想到这里,王果便提醒道:“先生,你找错人了吧?”男人没理她,接着又说:“2号呢,是个做那种事的小姐,每天下午三四点钟起床,清晨五六点睡,没客人的时候也许可以早睡一会。她说她活得很累,她一直渴望爱情,又害怕爱情。她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雨天的时候不出台,躺在出租屋的床上,关上灯,听雨‘嘀哒嘀哒’地下着……”

  王果想,这个小姐和那个杀猪的有什么关系?这个小姐、那个杀猪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?王果正在想的时候,男人已经开始讲第三个人了:“第三个人是个大学生,刚买了一部手机,彩屏的,很高兴,和谁都能聊上很多。大学生说他还没有女朋友,他正在努力找,他想追班上的一个女孩,不知道那女孩的态度,不敢贸然表白,他说他在等一个机会。”

  王果听那男人讲完第三个人的故事后就有些害怕了,她想:难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心理变态的杀人凶手、或者是个精神失常的人?接下来,那男人又讲了几个人—4号是个教师,单身,四十多岁了,他对自己的评价是—“这一生值了”;5号是个公交车的售票员,她说她自己活得很辛苦……男人前后一共讲了9个人,讲完后就不说话了。

  房间里静悄悄的,王果的眼睛被蒙着,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长的什么样,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,她想,这个男人也许是心事重重,只是想找人聊聊天而已,再说了,大白天的,又是在医院里,哪有什么变态杀手啊?王果想到这里,鼓足勇气问那个奇怪的男人:“你讲完了吗?”男人说:“没讲完,还有最后一个……最后一个是个女人—0号。0号是一家网络公司的部门负责人,很累很忙,顾不上自己的爱情,也许是她心气很高,一般的男人她不放在眼里。有一个男人比她小三岁,很喜欢她,她却不接受他。昨天,她劳累过度,两眼暂时失明,住进了医院,其实她不应该这么累的,应该找个人来疼她爱她的。”

  王果的心“扑扑”跳了起来,她听出来了,这个男人讲的0号就是她自己!男人忽然不说话了,王果是急性子,火了:“你究竟是谁啊?讲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吗?神经病啊?”男人“呵呵”笑了,说:“都这样了,脾气还这么大。我问你,半个月前,有个男人找你要电话号码,你还记得吗?”

  王果想不起来有这事,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:“我忘了。”男人说:“你再想想……那男人盯着你要电话号码,最后你被他纠缠得烦了,就把手机号码写在那人的衬衣上……”

  那男人这么一说,王果想起来了,确实有这么一回事,也确实有这么一个人,那是一个文静、偏瘦的男人,名叫张静远,是刚分配到公司来的大学生,人很帅气,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。这男人很胆大,居然打起了王果的主意,那天在公司大楼门口,当着很多人的面,他追上王果,问她要手机号码,还说想请她吃顿饭。那男人太主动了,王果有些意外,最后还是拒绝了他,当时王果对他说:“小帅哥,什么年代了,还这么着急地谈爱情,先挣点钱再说吧。”

  后来,王果被那男人缠得烦了,有些生气,便从包里找出一支在展示板上用的大号水笔,有点恶作剧,更有点为了发泄,她在那男人的白衬衫上写下十个数字,那是她手机号的前十位,但是,手机号的第十一位她没有写出来,而是画了一个大大的“×”,王果记得自己当时还讽刺地对他说:“小帅哥,爱情很神秘的,就跟这个‘×’一样,是个未知数!”想到这里,王果脸红了,有些不好意思。床前的那男人接着说:“王果,我回去后就拨了你给我的那个号码,那个‘×’,我不知道是几,我就从1拨到9,那9个号码的9个人,就是我刚才给你讲的9个故事里的主人公。我今天来就是想对你说—只要坚持不懈地做一件事,一个接一个地把电话打过去,打完了9个电话,我就知道了你的手机号码,其实爱情并不神秘。”

  王果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,就在这时,那男人一把攥住了她露在被子外面的手,轻声说:“王果,你真的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你,你太累了。”王果听了这话,心里酸酸的,眼里湿湿的,她哭了……  故事的主题两个字:爱情。

  王果是一个漂亮的姑娘,也是一家网络公司的项目经理,每天只顾忙工作,钱挣了一大把,快三十岁了,却连个男朋友都没有,父母、朋友都替她着急,她却毫不在乎:“不着急,还早着呢,我得把钱挣足了,再解决个人问题。”

  这一次,王果连续两周在忙一个网络项目,平均每天休息时间不过4小时,实在太累了,就在她快要忙完时突然出了事:因为疲劳过度,她的眼睛得了暂时性失明的病症。王果的同事们吓得够呛,赶紧把她送到医院去,医生给王果的眼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,说至少要三天才能解开纱布。王果是个急性子,躺在床上,眼前又是漆黑一片,急得她要发疯。

  第一天,同事们陆续过来看望王果,陪她聊天,给她讲笑话,好歹算是过去了。转眼到了第二天,公司的人都忙着上班,病房里只剩下她一个人,王果急得胸中像有一团火在烧,甚至想把蒙着的纱布扯掉,可她毕竟不是小孩,知道这样做的后果,只好忍住了。

  大约十点钟的时候,王果正躺在床上休息,突然,她听到病房的门“吱呀”一声被人轻轻推开了,她警惕地问道:“谁?”进来的人没说话,但从轻轻的脚步声上可以判断:那人是在向床前走近,也就在这时,王果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百合花香,她心里在想:是谁看我来了?于是她又问了一遍:“谁啊?”进来的人还是没有回答她,王果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是百合吧?”这一次,那人回答了:“对,是百合。”王果说的“百合”是她的一个小姐妹,可现在答话的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!王果不由得吓了一跳,紧接着,她听见那男人走到了自己床前,也不说话,听那声响,他是把手中的花插到床头柜上的花瓶里,随后,王果又听见那男人走到窗前,“刷”地一声,拉开了窗帘,然后,那男人再次走到床前,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。

  这是一家部队医院,在城市的西郊,地点原本就很偏僻,再加上王果的眼睛蒙着一层厚厚的纱布,什么也看不见,把她吓了个半死,慌张地坐了起来,哆哆嗦嗦地问:“你……你究竟是谁啊?”男人没接她的话,沉默了一会儿,说:“我给你讲几个故事吧?”王果很疑惑,心想:平白无故的,怎么跑来这么个奇怪的男人呢?王果还没说让他讲,那个人却已经开始讲了起来—

  陌生男人说的话没头没脑的,他说:“1号呢,是个杀猪的,每天早晨五点起床杀猪,妻子、孩子都起来帮忙,捆猪,杀猪,脱毛,忙到六点半……上午他去卖肉,儿子去上学,妻子在家做家务。他生活得很快乐,每天下午要炒些猪下水,喝几杯白酒。”

  王果听了这番莫名其妙的话顿时稀里糊涂的,心想,杀猪的?怕是他来医院探望病人、走错房间了吧?想到这里,王果便提醒道:“先生,你找错人了吧?”男人没理她,接着又说:“2号呢,是个做那种事的小姐,每天下午三四点钟起床,清晨五六点睡,没客人的时候也许可以早睡一会。她说她活得很累,她一直渴望爱情,又害怕爱情。她最喜欢做的事,就是雨天的时候不出台,躺在出租屋的床上,关上灯,听雨‘嘀哒嘀哒’地下着……”

  王果想,这个小姐和那个杀猪的有什么关系?这个小姐、那个杀猪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?王果正在想的时候,男人已经开始讲第三个人了:“第三个人是个大学生,刚买了一部手机,彩屏的,很高兴,和谁都能聊上很多。大学生说他还没有女朋友,他正在努力找,他想追班上的一个女孩,不知道那女孩的态度,不敢贸然表白,他说他在等一个机会。”

  王果听那男人讲完第三个人的故事后就有些害怕了,她想:难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心理变态的杀人凶手、或者是个精神失常的人?接下来,那男人又讲了几个人—4号是个教师,单身,四十多岁了,他对自己的评价是—“这一生值了”;5号是个公交车的售票员,她说她自己活得很辛苦……男人前后一共讲了9个人,讲完后就不说话了。

  房间里静悄悄的,王果的眼睛被蒙着,她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长的什么样,也不知道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,她想,这个男人也许是心事重重,只是想找人聊聊天而已,再说了,大白天的,又是在医院里,哪有什么变态杀手啊?王果想到这里,鼓足勇气问那个奇怪的男人:“你讲完了吗?”男人说:“没讲完,还有最后一个……最后一个是个女人—0号。0号是一家网络公司的部门负责人,很累很忙,顾不上自己的爱情,也许是她心气很高,一般的男人她不放在眼里。有一个男人比她小三岁,很喜欢她,她却不接受他。昨天,她劳累过度,两眼暂时失明,住进了医院,其实她不应该这么累的,应该找个人来疼她爱她的。”

  王果的心“扑扑”跳了起来,她听出来了,这个男人讲的0号就是她自己!男人忽然不说话了,王果是急性子,火了:“你究竟是谁啊?讲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吗?神经病啊?”男人“呵呵”笑了,说:“都这样了,脾气还这么大。我问你,半个月前,有个男人找你要电话号码,你还记得吗?”

  王果想不起来有这事,她不好意思地回答说:“我忘了。”男人说:“你再想想……那男人盯着你要电话号码,最后你被他纠缠得烦了,就把手机号码写在那人的衬衣上……”

  那男人这么一说,王果想起来了,确实有这么一回事,也确实有这么一个人,那是一个文静、偏瘦的男人,名叫张静远,是刚分配到公司来的大学生,人很帅气,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。这男人很胆大,居然打起了王果的主意,那天在公司大楼门口,当着很多人的面,他追上王果,问她要手机号码,还说想请她吃顿饭。那男人太主动了,王果有些意外,最后还是拒绝了他,当时王果对他说:“小帅哥,什么年代了,还这么着急地谈爱情,先挣点钱再说吧。”

  后来,王果被那男人缠得烦了,有些生气,便从包里找出一支在展示板上用的大号水笔,有点恶作剧,更有点为了发泄,她在那男人的白衬衫上写下十个数字,那是她手机号的前十位,但是,手机号的第十一位她没有写出来,而是画了一个大大的“×”,王果记得自己当时还讽刺地对他说:“小帅哥,爱情很神秘的,就跟这个‘×’一样,是个未知数!”想到这里,王果脸红了,有些不好意思。床前的那男人接着说:“王果,我回去后就拨了你给我的那个号码,那个‘×’,我不知道是几,我就从1拨到9,那9个号码的9个人,就是我刚才给你讲的9个故事里的主人公。我今天来就是想对你说—只要坚持不懈地做一件事,一个接一个地把电话打过去,打完了9个电话,我就知道了你的手机号码,其实爱情并不神秘。”

  王果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,就在这时,那男人一把攥住了她露在被子外面的手,轻声说:“王果,你真的需要一个人来照顾你,你太累了。”王果听了这话,心里酸酸的,眼里湿湿的,她哭了……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蓝宇传奇一条龙技术论坛版本库基地吧-三下五除二 ( 湘ICP公网备16009605号-1 )

GMT+8, 2019-11-14 12:47 , Processed in 0.093754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pksf8 X3.4

© 2001-2017 361dzx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