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下五除二_传奇私服版本技术修改工具教程一条龙论坛发布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103|回复: 0

[悬疑故事] 寿棺之谜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4-25 08:05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[悬疑故事] 寿棺之谜

  1。棺毁人无
  
  盛夏的一天中午,赵文轩没有告诉家人,千里迢迢从南方赶回来,准备帮妻子冯昌敏夏收。
  
  刚进家门,就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:昨天深夜下大雨,他家在后山坡上废弃的牛栏突然倒塌,墙基上的一块大石头顺着山坡上滚下来,从屋顶穿过,正好砸在了邻居家顾大娘的寿棺上。
  
  赵文轩一听,不免惊出一身冷汗。
  
  顾大娘无儿无女,是村里五保户,虽然七十来岁了,身板还算硬朗。
  
  十年前的一个冬天,气候异常,天气出奇的寒冷。顾大娘家是两间土坯房,不挡风,晚上难以安睡,她便突发奇想,睡到寿棺里。
  
  有道是习惯成自然。
  
  自此,不管是春夏秋冬,还是刮风下雨,顾大娘觉得每晚就寝只有躺在寿棺里方才睡得安逸踏实。
  
  赵文轩问顾大娘被砸着没有,冯昌敏说:“不知道,天亮后我起床到顾大娘家里,才发现她的寿棺被砸坏了,蹊跷的是顾大娘人不见了。”
  
  夫妻俩一路小跑来到顾大娘家。顾大娘的房门没上锁,赵文轩推开虚掩着的门,只见靠墙角处的寿棺被巨石砸成了五大块,却没有发现顾大娘的踪影。
  
  顾大娘是否受伤了?赵文轩为此很是焦虑。
  
  如果顾大娘受了伤,她一个人不可能到镇卫生院或就近的村诊所就医,一定会叫上冯昌敏。
  
  十多年来,顾大娘生病后总是能扛就扛过去,实在扛不过去了,也是托冯昌敏去拿药的。
  
  赵文轩思来想去,突然想起橡树洼村的曹文耀,他是顾大娘的远房侄儿。顾大娘别无亲戚,她会不会到他家去了?
  
  于是他叫冯昌敏到曹文耀的家里去看看,自己则留在家把顾大娘的寿棺整修一下。
  
  赵文轩以前学过木工活儿,他找来工具便开始整修寿棺,没费太大的工夫就将顾大娘的寿棺重新组合在一起了。
  
  2。尸骨惊现
  
  傍晚时分,冯昌敏才从橡树洼村回来,但跟在其身后的不是顾大娘,而是她侄子曹文耀。
  
  曹文耀说自己并不晓得顾大娘的去向。
  
  他徑直走进顾大娘的堂屋,在屋里巡视一周后,有些惊讶地说:“你们夫妻俩搞什么鬼名堂,我大婶的寿棺不是好好地停在这里吗,怎么说被石头砸坏了呢?”
  
  赵文轩急忙解释说是自己刚修好的:“她的寿棺被毁我们也有责任,是我牛栏墙基上的石头滚下来砸的,我不修,从良心上也说不过去。”
  
  曹文耀有些不依不饶:“现在天已黑了我大婶还没回来,你们说怎么办?”
  
  “我们这就再去找。”赵文轩拉着冯昌敏欲转身而去,却被曹文耀拦住了。
  
  “你们也不想想,村里的人谁不知道我大婶晚上睡觉是睡在寿棺里的,你们说寿棺被砸坏了,而且又是晚上被砸的,人却没了,鬼才相信呢!”
  
  赵文轩真有些急了,曹文耀在一旁说:“我大婶要真的被砸死了也就算了,你们也别害怕,是天祸也不是人为。再说,此事天知地知,你们知我知,破点财消灾算了。
  
  “拿一万元钱来把我大婶一安葬不就完事了。”
  
  冯昌敏心想:顾大娘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,要是把这事闹大了,公安局来一查没法说得清,现在寿棺又修好了,房顶也补漏了,谁能相信自己说的是真话,想到这里,她拉拉赵文轩的衣角,小声说:“就依他的算了。”
  
  赵文轩却说:“人命关天的事马虎不得,出点钱是小事,我不能背一辈子的黑锅。要说出点钱就此了事,那不是等于我认账了吗?”
  
  “这事不急,你们再想想,我明天下午再来听你们的回音。”曹文耀说完,转身便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  
  入夜,赵文轩和冯昌敏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久久不能安睡。天一亮,夫妻俩就急忙起床,分头又寻找顾大娘去了。
  
  直至中午,冯昌敏从自家菜园子里跑出来,失魂落魄地对赵文轩说:“刚才一只野狗在菜园子里老桑树下不知啃什么,我走过去一看,好像是顾大娘的尸骨!”
  
  赵文轩来到老桑树下一瞧,死者虽然面目全非,但从衣着上来判断,那就是顾大娘!
  
  赵文轩来不及细想,掏出手机就向古寨镇派出所报了案。
  
  3。迷雾丛生
  
  半小时之后,古寨镇派出所所长郭俊坤和民警万斌就赶了过来。
  
  顾大娘尸体被掩埋得很浅,老桑树下原本就是一个小土坑,尸体被丢入土坑之后,犯罪嫌疑人只是在尸体上面撒了一层微薄的湿土。
  
  是犯罪嫌疑人故意这样做还是害怕被人发现,匆忙掩埋之后而逃走的?菜园子里留下来的脚印很是杂乱,根本无法辨认是谁的。
  
  顾大娘之死,到底是天祸还是人为,只有等到尸检结果出来之后才能知晓。
  
 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案发现场绝非在此。假若是天祸,那么也是有人将顾大娘的尸体挪到这里来的。是谁挪的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,目的又是什么?
  
  郭俊坤和万斌在菜园子里保护现场,同时,等候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警官们来尸检。
  
  刑侦大队的警官是下午三点多才匆忙赶过来的。经过尸检,顾大娘是窒息而亡。
  
  也就是说顾大娘是被人用双手掐死之后,为了造成假象,后用石块将其面部砸烂的。
  
  郭俊坤便决定先从顾大娘身上发现的五粒胃药着手调查。就在这时,曹文耀突然从橡树洼村赶了过来。
  
  当他得知自己的大婶是被人害死的之后便大哭不止,央求民警们尽快破案,好为自己的大婶讨个说法。



  为尽快侦破此案,郭俊坤决定挑灯夜战。从赵文轩和冯昌敏的口中得知,顾大娘的身体一向很好,极少服药。
  
  那么这五粒胃药是从哪儿来的呢?翻遍顾大娘家中的瓶瓶罐罐,并没有发现此类药物。馮昌敏也否认给过顾大娘这种药。
  
  从下大雨那天晚上顾大娘在冯昌敏家吃饭再返回家中休息,到第二天上午九点,这段时间有谁和顾大娘接触过?
  
  早晨天亮到九点,也不过三个多小时,在这短暂的时间里,顾大娘会到哪里去拿药呢?
  
  虽然冯昌敏说顾大娘不会到诊所去拿药,但郭俊坤还是决定去问问。
  
  村诊所离顾大娘的家很近,不多时就到了。诊所的蒋医生回忆道:“昨天早晨大概七点左右,我刚起床出门便见顾大娘捂着肚子站在门外,说这会儿胃疼得厉害,叫我给她开点药。
  
  “当时我觉得很意外,这么多年来,她是第一次亲自到诊所里来开药。我给她开了两次药,她当时服了一次,剩下的她揣进兜里,没说什么就走了。”
  
  在此后的调查走访中村民们反映,要说和顾大娘有仇的话,也就是蒋医生他们家里。
  
  在禁猎之前,村里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猎枪。顾大娘的老伴和蒋医生的父亲是村里的猎手,一年冬天他们上山打猎,结果蒋医生的父亲被顾大娘的老伴误作为猎物,开枪打死了。
  
  顾大娘的老伴自知闯下了大祸,当晚就自杀了。
  
  后来村里风言风语地说,是顾大娘的老伴为了争夺蒋医生父亲手中的猎物,故意开枪把他打死的。
  
  后来,顾大娘赔偿蒋医生家里一万元钱才了事。
  
  是不是蒋医生加害的顾大娘?郭俊坤经过反复核实,排除了其作案的可能。因为从顾大娘拿药之后,一直到中午,前来就医的就没断过。蒋医生也没有离开过诊所。
  
  4。蛛丝突现
  
  天气很热,顾大娘的尸体开始腐烂,在曹文耀的反复要求下,郭俊坤决定对顾大娘的尸体再进行一次全面的复查之后就下葬。
  
  郭俊坤和万斌来到停尸房,小心翼翼地对顾大娘全身上下再进行认真细致地查看,在顾大娘右手食指破裂的指甲缝隙中,发现一根半寸长的毛发。毛发是白色的,不细看很难发现。
  
  郭俊坤很是高兴,他掏出指甲剪,轻轻地剪掉顾大娘手中带有毛发的指甲,放进备用的塑料袋里。毛发虽小,但可以确定,它不是顾大娘身上的。
  
  当晚,郭俊坤和万斌便围绕这半寸长的毛发展开侦查。
  
  郭俊坤决定从顾大娘到诊所拿药后的去向入手。顾大娘在村里没有任何亲戚,平时是很少出门的,偶尔就是到她远房侄子曹文耀家里去一趟,去也是从不留宿。
  
  顾大娘那天在蒋医生诊所里拿了药之后,又没返回家里,她又会到哪儿去呢?郭俊坤反复推测,觉得顾大娘很有可能是去找木匠来家里帮忙修整寿棺。
  
  据赵文轩讲,在村里除了自己会木工活儿以外,别无他人。再就是橡树洼村的曹文耀了,顾大娘现在的寿棺就是当年曹文耀帮忙打造的。
  
  在民警询问曹文耀时,曹文耀不仅一口否认那天他见过自己的大婶,还大喊冤枉。
  
  郭俊坤不得不从外围调查入手,进一步摸清曹文耀的情况。
  
  据橡树洼村的人反映,曹文耀是单门独户,平时很少和村里人有来往。其老婆孩子都外出打工去了,只有他一人在家留守。
  
  这半年来,他也没有种地,成天走东家窜西家的,好像在捣鼓什么文物。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,郭俊坤秘密地提取了有关人员的毛发,叫万斌火速送往省城进行DNA鉴定。
  
  5。嫌犯认罪
  
  犯罪嫌疑人不是别人,就是顾大娘的远房侄子曹文耀。
  
  审讯就地展开,初始曹文耀百般狡辩,拒不认罪。当郭俊坤把铁的事实摆在他面前时,曹文耀才不得不低头,坦白交代了他犯罪的全过程。
  
  曹文耀长叹一声,说起了前因后果:“十年前冬季的一天上午,我在集市上卖牛,碰巧遇上赵文轩买牛,因我出的价格合理,赵文轩没啥讨价就付了款把牛牵走了。
  
  “当天我去银行存款时,银行的人说我拿的钱中有两张百元人民币是假的。我很是生气,便去找赵文轩理论。赵文轩说啥也不认账,还反过来说我讹他。我白白地损失了200元钱不说,还受了一肚子的气。
  
  “谁也没想到,第二天上午,我卖给赵文轩的牛竟然跑回我家来了。我想,既然赵文轩不仁,也别怪我不义,我也就没吱声。没想到赵文轩为这事报了案,结果我被派出所拘留了15天。
  
  “我因此决意找机会报复赵文轩。后来赵文轩每年都外出打工去了,我也一直没找到机会。大前天我还没吃早饭,我大婶突然跑来找我说,头一天晚上下大雨,赵文轩家的牛栏倒了,一块大石头从后山坡上滚下来,把她的寿棺砸坏了,叫我去帮忙整修一下。
  
  “我问大婶是如何躲过这一劫难的。我大婶说,当天晚上,冯昌敏叫她过去吃晚饭,因吃多了,胃不舒服,睡着太难受。就起来坐在火炉旁的灯下补衣服,不然就没命了。
  
  “天一亮,她就来找我了,还顺便在村诊所里开了点胃药。我问她,来的时候路上遇到熟人没有?寿棺被砸冯昌敏是否知道?
  
  “我大婶对我说,既没遇着熟人,也没告诉任何人。话说到这里,我脑子一转,心想机会来了,这次非叫赵文轩破点财不可。于是我狠下心来,上前就一把掐住我大婶的脖子。
  
  “我大婶见情况不妙,抓着我的头发拼命撕扯。我用力把她摁倒在地上,骑在她身上,不多一会儿,就把她掐死了。
  
  “为了造成假象,我又用石头朝她的脸上砸了几下,这才住手。
  
  “当天下午冯昌敏便找了过来。我谎称什么也不知道,并想借此敲赵文轩他们家一笔钱的。没想到他丁点儿也不买账……”
  
  郭俊坤继续审问:“你为什么不就地把你大婶掩埋了?”
  
  曹文耀接着说:“如果把我大婶就地埋了的话,我害怕日后露出马脚。再说,万一找不着我大婶的尸骨,我也就敲诈不成赵文轩了。从赵文轩他们那里回来,我一夜没合眼。
  
  “快下半夜的时候,我才将我大婶的尸体用自行车驮着,一路小心谨慎地拉到赵文轩的菜园子里,我还担心怕别人发现不了,所以在大婶的尸体上只撒了一层薄土……”
  
  “你杀害你大婶仅仅是为了嫁祸于赵文轩他们家人,想敲诈一笔钱,是否还有其他目的?”郭俊坤打断曹文耀的话问道。
  
  曹文耀停留了片刻,继续说道:“事已出了,案子也叫你们破了,掖着到阎王爷那里也没用。说句实话,想报复赵文轩只是一方面,目的是想得到我大婶的家产。
  
  “我大婶的房子不值几个钱,值钱的是我大婶里屋放着的一套旧家具,听说是明清时候打造的,而且还是紫檀木。
  
  “今年初,我听文物贩子们说,像我大婶家中的紫檀木旧家具能值上百万……”
  
  众人一声叹息,原来这才是顾大娘死亡的真相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三下五除二_传奇私服版本技术修改工具教程一条龙论坛发布网站 ( 湘ICP公网备16009605号-1 )

GMT+8, 2020-6-5 00:20 , Processed in 0.156250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chuan qi zhuangxiu X3.4

© 2001-2020 chuanqisifu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