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下五除二_传奇私服版本技术修改工具教程一条龙论坛发布网站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扫一扫,访问微社区

查看: 51|回复: 0

[新传说] 拍卖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5-29 16:10:2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[新传说] 拍卖

  1
  
  在村民眼中,碰头崖村支部书记李财根是个不安分的人。这天,他又在山坡上转悠,冲坡下山洼里自家那一亩多旱地瞧来看去,似乎在调查研究着啥重大问题。他一会儿仰起头,眯缝着小眼睛左望望右瞄瞄;一会儿又低下脑袋,翻翻手中一本发黄的书,仔细查阅着什么,并不时像鸡啄米样频频点一点油亮亮的秃头。
  
  在村里人看来,那旱地并没有什么神奇之处。当初分田到户时,这一亩多旱地没人愿意要,原因是它呈不规则的圆状,中间还裸露出五块大小不一、椭圆形的石头,种庄稼时拐来绕去,犁、耙都不方便,最后还是李财根说:“都不要,我要!”于是,这块旱地就分给了李财根。
  
  村里人远远望见李财根在山坡上忙活,很奇怪。这李财根发啥神经,又在打啥孬主意?
  
  汪友福是村里好奇心最强的人,他决定过去探个明白。
  
  汪友福爬上山坡时,李财根正对着旱地愣神儿。汪友福也顺着李财根的目光看过去,但看了半晌,却没看出啥名堂。
  
  汪友福问:“支书,看啥呢?”
  
  李财根一怔,回过神来,神秘兮兮地一笑,说:“看啥?看宝啊!”
  
  “看宝?哪儿有宝?”
  
  李财根拍拍手中的书,小声说:
  
  “实话跟你讲,我最近闲着没事,正在学习看风水,这一学不当紧,还真发现了一块千年不遇的风水宝地哩!”汪友福见那果真是一本关于风水方面的书,便惊异的问:“千年不遇的风水宝地啊,在哪儿啊?”
  
  李财根白了他一眼: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然后,又自言自语地说:“哎,这么多年,我真是抱个金娃娃当烂萝卜,眼黑啊!”
  
  李财根拍拍屁股,走了,只留下满脸疑惑的汪友福,不知所以然地站在坡上东张西望。
  
  2
  
  接下来两天,李财根消失了,去向不明。在碰头崖村,支部书记可是个人物,他的失踪可以说是件大事,村民们都来向李财根的老婆询问。
  
  李财根老婆摇摇头,接着又吞吞吐吐地说:“他好像请师父去了。”
  
  “请师父?请啥师父?”村民们百思不得其解。
  
  第三天上午,一辆出租车顺着山路,弯来绕去地开到碰头崖村口。李财根先下车,并急忙打开后车门,恭恭敬敬地扶下一位老人。那老人七十多岁的样子,微胖,浓密的头发和半尺长的胡须泛着银白色,连两道寿眉也亮白如雪,穿一件眼下少见的青布长衫,是道士穿的那种,衫角在晨风中微微鼓动,那神态实在是气度不凡,那容貌只能用四个字来描述——仙风道骨。
  
  村民立即被老人那天外来客般的容颜所震住,不由地对他产生了敬畏之心。
  
  李财根向大家介绍:“这是我师父。他老人家上通天文,下晓地理,能知前生,可测后世……最拿手的是看风水,附近几省闻名的‘程仙翁’就是他啊!”
  
  “哦!……”村民齐声惊叹,神情更加敬畏。但这“程仙翁”究竟是个啥人物,说实话没人知道,但李财根见多识广,他说的肯定不会错。
  
  在村民的簇拥下,李财根扶着程仙翁爬上山坡。
  
  程仙翁手拿罗盘,冲李财根家那块旱地仔细观测半晌。然后,捋着白色长胡须,满脸惊讶的神色,不住地赞叹:“宝地呀宝地!的确是块千年难遇的风水宝地啊!”
  
  程仙翁对李财根说:“据我了解,传说古时有只凤凰飞累了,落在这里歇息,这个山洼也因此而得名‘凤栖洼’,而你那旱地正处于凤栖洼的中心。”
  
  程仙翁指给李财根看:“徒儿你看,这块圆形的旱地像啥?像鸟窝吧!而中间那几块椭圆的石头像不像鸟蛋?”
  
  李财根和村民都伸长脖子看,异口同声地说:“像,真像哩!”
  
  “所以,这块风水宝地就叫‘凤巢地’!”程仙翁说。
  
  村民们惊叹:“哦!是‘凤巢地’啊!”
  
  李财根快速地眨巴着眼,问:“那么师父,这凤巢地究竟好在哪里?有啥神奇的用途呢?”
  
  程仙翁扫视了一下众村民,不语。李财根赶忙解释:“师父您尽管说,反正这地是我的,真要是个宝谁也偷不走抢不去。”
  
  程仙翁又沉吟许久,才说:“凤巢地最好的用途是作阴宅,也就是当墓地。谁要是葬在此处,可以泽及子孙,造福后代,一是其子孙人丁兴旺、香火绵延;二是其后代必定财源滚滚、富甲一方啊!”
  
  程仙翁在李财根家吃了顿丰盛的午饭,两人又在一起低声嘀咕了半天,才坐着出租车走了。真可谓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。
  
  3  碰头崖村出了块风水宝地的消息像长了翅膀,瞬间飞遍全村,然后飞遍全乡,最后飞遍了全县。


  村民纷纷涌进李财根家,央求他在凤巢地上让出一小块,给自己或家里老人做墓地,也好沾一沾宝地的神光。李财根悠然自得地跷腿坐着,眯缝起小眼抽烟,任凭众人在那里叽叽喳喳苦求,一言不发。


  最后,李财根说:“这么多人让给谁?告诉你们我谁也不让!留着自个儿用。当了多年村干部,没少操心少着急,却没挣下啥家财,我死了埋在宝地上,也好给子女们造些福,让他们去尝尝发财的滋味哩!”


  村民急了,有人说:“我拿良田跟你换,行不?”


  李财根瞟他一眼,说:“我种了大半辈子田,都没发财,要那么多良田干啥?除非你用金子来换,说不定我还会考虑考虑呢。”


  又有人说:“支书,你开个价,我们掏钱买!”


  李财根小眼一亮,嘿嘿一笑:“这话我爱听,这年头谁不爱钱谁不想发财呀,但这个钱你掏得起吗?”


  全村人都来求李财根,惟独就汪友福一人没来,他知道凭李财根那精明样,光靠动嘴皮子是行不通的,便急急忙忙给儿子汪明柱打去个电话。他儿子汪明柱在外闯荡十多年,发财了,开公司当老板,光资产就有好几百万呢。汪友福想,只要有钱,啥事办不成。


  几天后,汪明柱开着小车风尘仆仆地赶回碰头崖村。他和爹汪友福商量了一下,提着烟酒,直奔李财根家,要买那块风水宝地。


  李财根盯着汪明柱,说:“你小子今儿咋又有钱啦?不卖!”


  汪明柱不好意思地说:“财根叔,你就莫跟我计较了啊。”


  原来汪明柱虽然发了财,但和他爹汪友福一样,是个把钱看得重如山的人。去年,村里搞“村村通”公路工程,李财根想借机把村小学那一里多土路也用水泥硬化一下,但缺资金,便带着两名村干部,去向本村外出创业的成功人士寻求帮助,请他们为家乡建设献爱心。到了汪明柱那儿,他却一味地哭穷叫苦,摆桌酒席,哭丧着脸说:“财根叔,你别看我现在名声在外,却是欠了一屁股的债。钱没有,要是缺吃喝啊到这来,我还是管得起的。”李财根碰一鼻子灰,那个气呀,一杯酒也没喝,闷闷地吃了几筷子菜,空手而回。


  汪明柱口干舌燥地磨了半天,好话说了一大筐,李财根总算松了口,说:“让我考虑一下,回头再说。”


  汪明柱前脚刚走,全县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总吴大有来了,进门便在桌上撂下10万元钱,吴大有的父亲病重,他正满世界想为父亲找块好墓地,一听说碰头崖村出了块千年难遇的风水宝地,哪有不心动的道理!


  但李财根却没有收吴大有的钱。


  一时间,李财根门前车水马龙,想买宝地的人从四面八方赶来……


  隔天,李财根在村头贴出几张通告。通告的内容是:本人有块风水宝地,原打算自用,但由于求购者太多,加之我家境贫寒,急需用钱,只好忍痛割爱,准备采取拍卖的方式,面向社会予以出让,谁给的价钱高就卖给谁。望有意竞购者,速到李财根处报名并交纳竞拍保证金一万元人民币……拍卖会定于七日后,在李财根家举行……


  村民看了通告,议论纷纷,都说:在电视里看过各种各样的拍卖会,有拍卖房地产的,有拍卖字画古董的……却还没看过拍卖坟地的呢!这真是千古未有的奇闻怪事呀!


  村民暗骂:这李秃头,简直财迷心窍,钻钱眼里去了。还是有许多人急急慌慌地拿着钱,争先恐后地报了名。


  4


  七天后,碰头崖村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拍卖会,在李财根家举行。


  李财根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,摆上一张桌子和许多板凳。四十多位竞拍者老早便赶来,拿着李财根发的叫价牌,焦急地坐在那里等候拍卖会的开始。村民们也不约而同地围聚到院外,瞧热闹看稀奇。


  李财根掂着把小铁锤儿登场了。他用铁锤使劲敲了敲桌子,让众人安静,然后一本正经地吆喝一嗓子,大声宣布:“风水宝地拍卖会,现在开始!这块宝地的底价是十万元人民币!”


  “十万块啊!”围观的村民“嗡”地响起一片惊叹声。“十万块钱买一亩多旱地,傻子才会干哩!”


  但令村民惊异的是,这傻子还真不少。李财根的话音刚落,立马有人举牌出价11万元,紧接着举起个12万的牌子,随即又有人高喊:我出13万!


  风水宝地的价格一路向上攀升……


  李财根忙得满头大汗,可着喉咙喊:“这位出价15万,好,那位16万!16万!谁再叫价?哈,这位老兄又举牌啦!17万……”


  当价格叫到25万时,场上只剩下汪明柱和吴大有在竞争了。汪友福早就急得在院外蹦着高儿喊:“明柱啊,那地咱不买了!你吃迷魂药啦!”


  汪明柱没理他爹,恶狠狠地瞪了吴大有一眼:“这宝地我必须拿下,否则,还有啥脸面在碰头崖号称首富哟。”他咬咬牙,举起牌,喊了26万!


  吴大有随即满不在乎地举牌:27万!


  汪明柱的汗冒出来了,暗想:27万在荒山野洼买块地,值吗?便又底气不足地报个价:28万。


  吴大有毫不犹豫地大叫:29万!


  汪明柱顿了顿,决定放弃。他忽然冒出个恶毒的念头:这死吴胖子,老子抬轿送你一程。便又故作轻松地喊道:我出40万!


  院外的汪友福早就气得一头晕倒在地。


  吴大有狠狠吸口烟,半天才从鼻孔蹿出两股烟柱儿,高声喝道:我出50万!


  汪明柱扔掉叫价牌,站起来揉揉坐痛的屁股,冲吴大有怪模怪样地一笑,说:“恭贺吴总,花50万买了块破地!”然后,重重朝地上吐了口痰,走了。


  村民们听见李财根兴奋得声音变了调儿,无比刺耳地在那里大叫:“50万一次,50万两次,50万三次。”然后,用锤在桌上“砰”地一敲:“好,成交!”


  吴大有便腆着大肚皮过去,和李财根签合同,并当场开了支票。


  拍卖会结束,红了眼的村民陆续离去。有人恨恨地说:“这回,李财根那王八蛋可发大财啦!”


  半晌,才又有人挤出句话:“这狗日的,心真黑!”


  5


  一个多月后,县纪委接到一封信访件,举报碰头崖村支部书记李财根,身为共产党员,带头大搞封建迷信活动,并非法拍卖耕地……


  县纪委立即会同乡纪委组成工作组,进驻碰头崖村调查。


  工作组将李财根召到村部,正在询问情况,门却“砰”地被推开了,闯进个满头大汗的人。


  那人气喘吁吁地说:“我是碰头崖村小学校长,来向工作组检举李支书的问题。”


  那人说:“碰头崖小学的校舍早就成了危房险房,我和李支书上上下下跑了许多次,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,都说‘现在缺少资金,很多学校的校舍都急需改造,你们再等等,以后会考虑的,’这一考虑可又是好几年!”


  校长一指不远处刚竣工的村小学教学楼:“李支书把拍卖得来的50万元,全部捐给小学盖了这座教学楼,并下死命令,让我千万不能往外说啊。”


  虽然李财根把钱捐给了小学,但他搞封建迷信、非法拍卖耕地的错误是事实,并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,不久,便被撤销了村支部书记职务,还得了个严重警告的处分。


  这天,李财根无事,逛进村小学。校长迎出来,愤愤不平地说:“要不是你李支书,咋能盖起这教学楼啊,可你反倒被撤了职,唉!”


  李财根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屁大个村干部算不了啥。雨季快来了,老校舍要是倒了,砸坏老师和学生,我还不是照样被撤职么?只要老师和学生娃们安安全全的,比啥都强哩!


  又指着崭新的教学楼笑着说道:“这里才是真正的风水宝地呀!”


  参观罢牢固美观的新教学楼,李财根很满意,怀着愉快的心情,哼着小调儿往回走。


  路上,李财根想:那个所谓的“程仙翁”,不过是自己花一千块钱,在外地雇的一位相貌不凡的闲散老头而已,这件事是任何人也不能告诉,只好烂在个人肚里,否则让吴大有知道,非找自己拼命不可,那日子可就难过啦……  


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三下五除二_传奇私服版本技术修改工具教程一条龙论坛发布网站 ( 湘ICP公网备16009605号-1 )

GMT+8, 2020-7-12 13:19 , Processed in 0.102698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传奇版本 chuanqi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